炒股配资杠杆_杠杆炒股亏损_配资炒股免息配资平台
炒股配资杠杆你的位置:炒股配资杠杆_杠杆炒股亏损_配资炒股免息配资平台 > 炒股配资杠杆 > 共话达沃斯 | 专访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总干事克思婷: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气候和自然问题上无所作为 各方须就新的气候融资目标达成一致
共话达沃斯 | 专访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总干事克思婷: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气候和自然问题上无所作为 各方须就新的气候融资目标达成一致

2024-05-13 15:28    点击次数:168

  

  当地时间1月19日,世界经济论坛(以下简称WEF)2024年年会在瑞士达沃斯落下帷幕。

  围绕“实施长期的气候、自然和能源战略”这一主要议题,众多与会人士在今年的年会上呼吁重建信任,携手应对气候变化危机等挑战。正如WEF总裁布伦德在闭幕式上致辞说,全球面临严峻且复杂的挑战,气候变化、经济韧性不足、安全局势恶化等问题跨越地域界限,影响所有人,且这些问题无法“单独”解决,合作应对挑战的基础是信任。

  WEF和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奥纬咨询共同编写的新报告《量化气候变化对人类健康的影响》预测,到2050年全球性气候危机可能会造成1450万人死亡,带来12.5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医疗保健系统也会损失1.1万亿美元。

  WEF 2024年年会落幕后,年会的重磅嘉宾之一、世界自然基金会(下称WWF)全球总干事克思婷(Kirsten Schuijt)也就气候方面的问题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下称NBD)记者的专访。WWF是全球最大的独立性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自1961年成立以来,WWF已投资超过13000个项目,涉及资金约有100亿美元。克思婷在WWF工作了20多年,在该组织中担任过多个全球领导职务。

  在专访中,克思婷指出,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气候变化和自然资源损失问题上无所作为。她也再次呼吁各方采取紧急行动,共同应对气候和自然危机。她表示,包括今年晚些时候将在阿塞拜疆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九次缔约方大会(COP29)在内的数个国际会议,将是各国/地区加强能源转型合作、展示气候和自然领导力和达成新的气候融资目标的关键时刻。

  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长很快,但还不够快

  NBD:在本月发布的《2024年全球风险报告中》,WEF将极端天气事件、地球系统的重大变化、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生态系统崩溃,以及自然资源短缺列为全球面临的四大长期(10年)风险,您怎么看?您认为全球面临着哪些与气候相关的(短期和长期)风险?

  克思婷:在过去几年里,WEF的《全球风险报告》一直将环境挑战列为十大长期风险之一。没错,气候变化和自然资源丧失这两个相互关联的危机是全球面临的最严重风险之一。气候变化正在导致自然资源的损失,而自然生态系统被破坏反过来又加剧了气候危机。我们刚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目睹了热浪、风暴和洪水等极端事件,对全球各地的生命造成了威胁。这些威胁只会随着全球变暖而恶化,距离对社会和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破坏又近了一步。

  在我看来,现在全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在气候变化和自然资源损失问题上无所作为。为了保护和维持我们所有人的社区和自然,我们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共同应对气候和自然危机,并且这些行动不能孤立地解决。这意味着,大家必须共同努力,更好地保护和管理地球资源,以确保一个更安全、更繁荣的未来。各国/地区政府和企业可以通过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履行其2030年气候和自然承诺,使2024年成为重建信任和恢复信誉的一年。

  NBD:我们如何加速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在(政府间)层面,政策制定者可以做些什么来促进全球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或者实现“净零排放”?

  克思婷:就当前来看,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长很快,但还不够快。我们必须迅速淘汰污染严重的化石燃料,即煤、石油和天然气,代之以更清洁、更便宜的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和太阳能。

  在去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上,各国/地区同意“从化石燃料转型”,并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提高两倍,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国家和行业开始(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政府和政策制定者现在需要确保这样的转型以更快、更环保和更公平的速度进行。

  今年的国际会议,如将在巴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纽约的联合国大会、哥伦比亚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和阿塞拜疆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九次缔约方大会(COP29),将是各国加强能源转型合作、展示气候和自然领导力的关键时刻。

  下一轮国家自主贡献(NDCs)承诺将于2025年开始,因此各国/地区政府现在有两年的时间制定更长远和更负责任的NDCs,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内。(注:NDC是一个旨在减少排放、适应气候影响的气候行动计划。《巴黎协定》各缔约国都必须设定国家自主贡献方案,每五年更新一次。)

  资金投入至关重要

  NBD:在您看来,目前在全球层面上缺少哪些环境法律/应对措施?

  克思婷:在COP28上,各国/地区已经达成了国际协议,到2030年将全球变暖控制在 1.5 ℃以内,并扭转自然损失的趋势。 现在,我们需要将这项协议转化为行动。成功应对气候危机和扭转自然损失取决于各国/地区政府和企业如何履行这些承诺。

  资金对于启动所需规模的气候和自然行动至关重要。我们现在需要在国际层面采取更多行动,确保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相关资金大幅增加,并流向最需要的项目和最需要的人。在今年将于阿塞拜疆举行的COP29上,各国/地区必须就新的气候融资目标达成一致,以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并充分应对气候危机。

  NBD:WEF2024年年会的四大主要议题之一是“实施长期的气候、自然和能源战略”。那么在您看来,什么样的长期战略才是有效和可实现的?

  克思婷:长期的气候、自然和能源的战略应该与科学保持一致,确保我们的子孙后代拥有一个宜居的星球。这意味着现阶段的政策和资金要与到2030年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以内并扭转自然损失相一致。

  气候和自然危机是相互关联的,因此各国必须采取综合战略来解决这两个问题。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更好地保护和管理全球资源,我们才能扭转自然损失的趋势,为地球和我们所有人确保一个更安全的未来。为实现这一目标,各国/地区必须解决气候变化和自然损失的驱动因素,例如改变能源和粮食的生产和消费方式,以及金融体系的结构。我们拥有所需的所有工具和解决方案。如果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我们就完全有能力迎接这一挑战。